中国石油

辽河油田分公司 > 行业新闻
全球油气行业在变革中追寻希望
打印 2020-01-13 字体: [大] [中] [小]

编者按: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能源需求增速趋缓、油气市场格局重整力度持续加大的一年,是页岩革命持续、地缘政治事件频发、行业发展跌宕起伏的一年,也是我国实施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七年行动计划、建设石化基地、成立国家油气管网公司、大力推进能源革命的一年。在变革中,国内外油气行业有很多故事,有的在情理之中,有的在意料之外,其内涵始终丰富多彩,引人注目,让我们一同回眸。

全球油气上游市场回暖,常规油气发现触底反弹

2019年,全球油气上游市场呈总体回暖趋势。一方面,油气勘探开发投资保持增长,根据国际能源署(IEA)预计,油气行业2019年的投资总额将超过7600亿美元,用于勘探开发的投资约为505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约6%,其中勘探投资预计增长18%,达到600亿美元。另一方面,上游资产并购保持活跃,GlobalData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上游领域资产并购总金额为1583亿美元,其中二季度高达1305亿美元,西方石油公司以550亿美元(含约200亿美元债务)收购阿纳达科石油公司,是近年来最大的上游并购之一。

在上游投资和资产交易持续活跃的推动下,世界常规油气发现终于在2019年实现触底反弹。雷斯塔能源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共获得56个常规油气发现,新增资源总量为67亿桶油当量,月均发现11.23亿桶油当量,比2018年8.27亿桶的月均发现量高35%,是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俄罗斯是上半年获得油气发现资源最多的国家,其亚马尔半岛Dinkov和Nyarmeyskoye两个发现,可采资源总量约为150亿桶油当量;其后是圭亚那、塞浦路斯、南非和马来西亚。虽然常规油气发现总量恢复增长,但储量替代率降低的不利局面尚未改变,上半年的常规油气储量替代率只有16%,是20年来的最低水平。虽然2019年常规油气勘探表现出较好的发展势头,但在能源转型渐成全球趋势、中低油价成为行业新常态、油公司投资重点普遍转向短周期项目的背景下,常规油气,特别是常规石油勘探的中长期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美国持续推进页岩革命,“能源独立”成为现实

2019年美国页岩行业依然引人注目,页岩革命不仅帮助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而且改变着其油气供需格局。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目前,美国的原油产量接近1300万桶/日,比俄罗斯和沙特高出很多,是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2019年9月,美国石油(包括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量同步增加18%,至876万桶/日;进口量同比下降12%,至867万桶/日,出现约9万桶/日的净出口量,这是1949年该国开始统计石油进出口数据以来首次实现单月石油贸易净出口。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预计,得益于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和原油出口设施逐渐投用,美国2019年的原油出口量将比上年增长超过10%,达到300万桶/日,全年仍有约52万桶/日的石油净进口,但到2020年会转为75万桶/日的净出口,美国也将正式成为石油净出口国。

页岩气方面,尽管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持续低迷,但在出口量持续增加的推动下,美国页岩气产量仍然保持较快增长。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统计数据,2019年1~10月,美国页岩气产量平均为19.4亿立方米/日,同比增长17.2%,占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74.5%;天然气净出口量为5.2亿立方米/日,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的出口水平。照此来看,2020年,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都将实现净出口,美国近半个世纪的“能源独立梦”终于成为现实,而这一切都是页岩油气的功劳。

中东地区突发事件频仍,油市依旧“我行我素”

2019年,伊朗、沙特、伊拉克等中东地区主要产油国地缘事件频发,增加了全球石油供应的不确定性。2019年5月2日,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的相关制裁,并不再向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提供豁免,导致伊朗石油出口量从最高时的近270万桶/日骤降至仅20万桶/日,加剧了全球中重质石油资源供应紧张局面,欧佩克一揽子油价均值一度超过66美元/桶。

美国针对伊朗的高压政策,加剧了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2019年5月12日,两艘沙特籍油轮与两艘阿联酋籍商船在波斯湾阿联酋水域遭到蓄意破坏;2019年6月13日,两艘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以东的阿曼湾遭到袭击;2019年7月初,发生了伊朗与英国互扣油轮事件;2019年9月,数十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东部的两处油田,导致油田停产,沙特石油产量在短期内大幅减少近570万桶/日,约占沙特产量的50%,相当于全球石油需求量的5%。

虽然沙特随即表态不会影响石油供应,且会很快恢复生产,美国和国际能源署(IEA)等方面也先后表示将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稳定市场,但国际油价还是出现少见的“飙涨”,盘中涨幅一度接近20%。不过,油价上涨一周后又大幅回落,石油市场总体疲软,油价对地缘政治事件敏感性显著下降。

油服公司迎来“多事之秋”,行业开启深度调整

油服行业经营动向是油气行业的风向标。经历了2018年短暂的扭亏为盈后,2019年油服行业再次迎来多事之秋。

威德福于2019年5月10日宣布破产重组。2018年底,威德福股价曾下跌至1美元以下,行至退市边缘,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4.8亿美元。威德福曾在高油价时期快速扩张,但协同作用没有发挥。国际油价暴跌致其债台高筑。

油服行业龙头斯伦贝谢同样深受债务困扰。斯伦贝谢2019年三季度净亏损超过百亿美元。为维持公司运营,2019年斯伦贝谢相继出售其管材、井下打捞业务及在科威特、阿曼、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陆上钻井平台业务。除依托资产转让筹集资金外,斯伦贝谢也不得不启动裁员这一措施来节省开支。

哈里伯顿2019年二季度净利润锐减85%,三季度业绩依然不及市场预期。同样,哈里伯顿也宣布了裁员计划,削减了北美650名当地员工。贝克休斯股权遭母公司通用电气(GE)出售。大公司在北美发展和培养了一批自身的油服队伍,对既有油服市场格局形成冲击,是导致专业油服公司份额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9年油服公司经营业绩之所以重新陷入困境,主要是受国际油价低迷、上游行业复苏进程曲折、生产商要求油服商降低服务费用等影响。北美油气供应持续增长,国际油价可能长期低位运行,油服公司需更多依靠自身创新去应对行业的不景气,如利用技术优势,尤其是方兴未艾的数字技术,不断为客户提高效率、创造价值。

厄瓜多尔退群欧佩克,减产联盟减产稳价

2019年10月1日,厄瓜多尔宣布于2020年1月1日退出欧佩克组织。这是继2019年卡塔尔和2016年印尼之后,第三个宣布退出欧佩克的成员国。卡塔尔、厄瓜多尔都是欧佩克组织产量规模较小的成员国,两者原油产量规模都不足60万桶/日,退群对欧佩克产量影响有限。但时有发生的成员国退群事件,显示出欧佩克对成员国吸引力的减弱,也反映了当前在美国、巴西等非欧佩克国家原油供应能力大幅增长情形下,欧佩克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今非昔比。

欧佩克努力展示其团结及力量凝聚的一面,采取措施力图恢复其对市场的影响。减产联盟最新一轮的部长级会议达成了加大减产力度的共识,从2020年1月1日起,在当前减产规模基础上再增加50万桶/日,沙特等部分国家进一步追加减产规模,使得联盟减产迈向210万桶/日的规模,展示了维持油价稳定的决心。此前减产摇摆的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等国都表示坚决履行新的减产协议。减产联盟达成协议后,国际油价应声上涨,布伦特和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两大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双双上涨6%,创3个月以来新高。

天然气贸易流向欧洲,亚洲需求增速骤降

2019年天然气贸易流向出现重大变化。亚洲本是需求增长聚集地,但日本、韩国政策出现重大调整改变了这一格局。日本重启核电及煤电,显著降低了天然气需求强度,韩国的能源替代政策也对天然气需求产生挤出效应。中国受内需不足及出口下降影响,工业用气需求增速由20%降至10%;发电用气受气价增长等因素影响,增速由20%降至5%。政策方面,中国继续坚持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的发展思路,稳步推进煤改气工程,有效控制了短期内天然气过快增长。中、日、韩三国天然气需求趋缓,使得大量液化天然气(LNG)流向欧洲。

欧洲碳交易价格的提升及煤电替代消纳了新增气源,同时储气库也接收了大量气源。2018年欧洲的天然气需求增速在欧洲发展核电的情形下出现了负增长,2019年出现了由负转正的大幅跃升,但是欧洲在该年度的天然气消费总量并没有比处于高点的2017年增长多少。总体看,欧洲的天然气消费已到平台。

贸易流向变化的同时,天然气定价机制出现重大变化,之前与油价挂钩的运行模式出现松动或变化。2019年3月以前,东北亚市场天然气贸易长约价格一直低于现货,但3月后出现逆转,现货价格开始低于长约价格,且缺口逐月拉大,最高时两者价差接近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19年,东北亚市场现货价格开始与油价脱钩,日本城市燃气公司与壳牌签约为期10年的天然气贸易,气价开始与煤炭价格指数挂钩合同。

2020年,预计部分天然气贸易流向再次转向亚洲,但亚洲在既定需求格局下消纳能力有限。美国天然气产量继续保持增长,大公司参与页岩油气生产的效应还将持续若干年,美国企业会更多地将目光转向欧洲,但如果北溪2号管道和土耳其溪管道开通,将更加强化欧洲供应充分预期,或将进一步拉低气价。

全球炼油扩能创新高,我国炼油格局生变

2019年,全球炼油能力增长创十年新高,接近1亿吨/年,增量主要来源于亚太地区和中东地区,分别贡献了全球产能增量的60%和27%。世界炼油工业重心持续东移,亚太产能比重提高至36%,首次超过北美和欧洲产能份额之和。

从国内来看,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投产,中科、盛虹等大型炼化项目蓄势待发,预计2020年我国原油一次加工能力达到9亿吨/年。然而随着成品油需求增速放缓,新增产能的释放将使国内成品油过剩态势加剧,国内炼油格局和资源流向重构,成品油出口增长成为必然。与此同时,目前国内石化产业园区生产装置、技术和产品同质化现象不同程度存在,若市场不能有效消纳,可能带来新一轮过剩,并加剧竞争。面对竞争日益白热化的市场环境,我国炼油行业唯有不断增强竞争力、持续加快转型升级与差异化发展,方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勘探开发成效显著,油气储产量双双增长

2019年,以三大石油公司为代表的国内油气企业通过加快内部流转、加强联合研究作业等措施,提高投资效率和勘探成功率,获得多个重大油气发现。

2019年7月,“三桶油”启动国内联合勘探,中国石化先后与中国石油、中国海油签署联合研究框架协议,在塔里木、准噶尔、渤海湾等地区的100个矿权区、总面积超过33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开展“超级石油大会战”。

中国石油在鄂尔多斯盆地取得页岩油勘探突破,发现庆城油田,资源量达到10亿吨级;在四川盆地的长宁—威远和太阳区块新增约7400亿立方米页岩气地质资源量;中国海油在渤海湾盆地获得千亿级气田;中国石化在四川盆地的常压和深层页岩气勘探取得重要突破,落实了两个千亿立方米规模增储阵地。

国内油气勘探取得突破的同时,油田高效开发也取得重大进展,2019年实现油气储量和产量双增长。国家能源局2019年12月16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油气上游领域投资达到3321亿元,比上年增长21.9%;石油和天然气新增探明储量分别达到12亿吨和1.4万亿立方米,比上年分别增长25%和68%。

2019年,我国原油产量达到1.91亿吨,扭转了2016年以来的持续下滑态势,天然气产量(不含煤制气)达到1733亿立方米,连续3年增产超过100亿立方米,其中页岩气、煤层气实现连续全面增产。我国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成效显著,29项互联互通重点工程全力推进,日供气能力提升5000万立方米。

中俄天然气深度合作,我国天然气发展步入新阶段

我国确立培育天然气主体能源地位目标后,国内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一直在稳步推进。2019年,中俄天然气管线东线实现通气,由此翻开中俄天然气合作新篇章。俄罗斯是天然气生产大国,中国是天然气需求大国和进口大国,中俄合作对世界天然气市场将产生重要影响。中俄管线开通后,将与中亚管线及海上LNG通道共同构成中国天然气供应大通道,加之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加大及勘探开发七年行动计划如期推进,国内天然气供应能力将进一步提升。

俄气进入中国的同时,国家油气管网公司也宣告成立。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将加快国内天然气运销分离及管输面向第三方公平准入制度的实施进程,天然气市场运行规则国际化步伐加快。国家油气管网公司成立后,预计国内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进程将适度加快,互联互通程度进一步提升。综合考虑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互联互通效应及国内自产气、进口管道气及LNG气源多元化,国内天然气区域市场形成步伐预计将持续加快。

天然气区域市场的形成,能有效降低天然气运输费用,从而节省终端用户消费成本,有利于促进消费。与此同时,天然气配套政策预计将跟进并保持必要调整,特别是天然气利用政策有望释放积极信号,总体体现因地制宜消费原则,不搞一刀切,调控更加精准。

中国推进油气体制改革,持续提供行业发展动能

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提出后,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持续突破。体制革命是能源革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供给、消费、技术革命及对外合作有重要影响。2019年,中国在能源体制革命方面继续大力推进,先后出台了新版对外投资负面清单,对外商和民企进入石油石化行业的限制明显放宽;举办了第二届国家进口博览会,其间,国内石油公司与全球合作伙伴签署了大量合作协议;年底成立了国家管网公司。

实现开放条件下的共享发展,成为油气行业势不可当的趋势。在下游炼化已实现高度市场化运作,外资、民企纷纷进驻的形势下,上游油气体制机制改革步伐在显著加快,油气产业链市场化运行补上游市场化运行不足短板的工作在大力推进。2019年年末,国务院出台了关于鼓励民营企业投资上游油气业务的相关规定。在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足、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能源安全保障要求日渐提高的形势下,释放制度活力、激发体制机制改革的活力,成为油气行业发展的新动能。

可以预计,2020年上游油气发展模式会持续变更,投资主体及模式也会相应改变。上游油气体制改革将进入快速发展轨道。我国是油气生产和消费大国,我国油气体制机制改革及能源革命的深入推进,将对我国乃至世界油气供需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2020-01-13 来源:中国石油报 责任编辑: